甘毕之

   5.20的产物,人物有ooc,架空非原著向w

bl慎,有部分剧情大概也就是很老套的情人节惊喜什么的x不喜欢吃肉的小仙女勿点链接xd

        褪去权力地位他还是那个风骨凌然的翩翩公子,有时或许会想起那时一声令下万人俯首的日子,但看见自家“内人”漂亮得可以称得上人神共愤的脸,和那只会为自己露出温柔的眼眸,似乎小百姓平平淡淡的日子也没什么难熬的。

        清晨,生物钟十分准时的叫醒了主人。床上的人蹙着眉,还有些不想起身,不过阳光刺的眼睛不舒服。习惯性地伸手拍拍左侧的床铺,好奇那人怎么没有给自己挡着些太阳。可伸手触及的却是一片冰冷,没有丝毫温度的存在。

        像是血液中被注射了毒液,心脏猛的抽疼,睡意全无。

        “王冬?王冬!你在哪?”

        直坐起身体,四下张望,根本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没有每天在耳边准时响起的温柔嗓音,没有每天一睁眼就能看见的那张俊美的脸,也没有每天早上一醒来就缠绵到一起难以分开温热的呼吸。

        几个月的温暖仿佛只是臆想出的美梦,现在梦醒了,仍是孑然一身。

        “王...王冬?出来啊……别玩了.......”

        声音不可控制地有了颤音,又想起那些天他不在身边的日子,一股寒意席卷全身。明明自己是可治小儿夜啼被人传做无心的修罗帝啊,怎么可能会怕呢……难道真的像先人说的,人一旦拥有过温暖就再也不想回道寒冷中去了……吗?

        余光瞥到茶杯下压着的一张纸条。支起身体,走过去拿起来看。

        张狂的字体映入眼帘——

致亲亲媳妇儿:

        么么哒!每天的早安吻就让这张纸代为送到啦!突然好羡慕这张纸肿么破,呜呜呜,没关系晚上会讨回来的,雨浩浩等着啊(握拳)。没抱歉今天没能起到挡阳光的重任,表生气~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哼哼,你肯定不知道,不过...现在不告诉你!发现自己偶尔傲娇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回来后请媳妇大大不要家暴(虽然我不介意,打是亲骂是爱嘛嘿嘿嘿)。我去集市买东西啦,晚上回来给你个大大的惊喜,我知道我很帅不要太想念我哦!我对亲亲雨浩忠心不二!所以不会勾搭小姑娘哒!放心!早饭在锅里放着,今天的我尝过了,绝对不是生化武器!以我的节操保证!请媳妇放心食用!午饭委屈你一个人吃了。如果无聊的话书房里有不少书可以看,也可以去河边钓鱼,不过小心点啊,别摔了。在家安好。      

                                                                                                            亲亲媳妇的男人王冬留

        最后尾处还画了一个比着爱心的小人。

        对爱人时不时冒出的奇言异语早已多见不怪,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不安的情绪一扫而空。

        漱了口,步伐轻快地走到厨房,揭开锅盖,一个个可爱的动物形态的面点跃然眼前。捻了一个送入口中咀嚼,香甜的味道在口腔蔓延开来。口感比起宫里的自然差了不少,甚至连自己的手艺都比不上,但毕竟是一人的心意,如此便抵得过一切。

        用完早膳,照例来的湖边散步。

        不得不说,这个小地方的景色到很是不错。青山连绵,水波不兴,仿佛一幅上好的丹青,又像是情人温和的眉目,正应了那句“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湖旁一片林子,林中鸟鸣阵阵,听着让人惬意不已。

        天空云舒云卷,不知不觉一个早上已经过去。腹中雷声隆隆才想起要吃午饭了。

        以前的作息也没这么规律啊,被他养的真是......

        没了爱人在身边没什么做饭的兴趣,但又怕爱人回来唠叨,于是随意炒了些蔬菜,草草结束午餐。

        躺在藤椅上享受着太阳的沐浴,浑身懒洋洋地不想动。头上的遮阳伞正好可以使阳光不晒到眼睛,闭上眼睛微寐一会。

        醒来时身上不知被谁给披了一条薄毯,想来可能是爱人盖的,只不过人不知道又去了哪里。

        下午没有想干的事,晃悠悠地走到书房,随意抽了一本书翻了起来。好巧不巧竟是当初他在太医院中抽到的第一本医书。顺便怀念怀念当年不知道王冬身份而把他当作倾吐对象借这本书交流的感受,翻开书页看了起来。

        只能勉强算得上清秀的字体和遒劲有力的字体在空白处交织,勾勒出一幕幕回忆。

        一封密封起来的信被翻了出来,上面写了“吾皇亲启”四个字。大概是什么人写的吧,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就丢在了一边,然后渐渐的忘了。

        拆开信封才发现是王冬的字迹,好像还是几年前的写的,篇幅不长——

    

吾皇:

        臣非善人,做好事不留名并吾之本意,今修书一封,望告知圣上,起死回生本为天地所禁,若执意,大抵不过以命换命。圣上若愿,明,臣施其术。

                                                                                                                    医正  王冬

       忽然眼睛模糊一片,就见墨痕被水晕染开来。直到此时才明白那日爱人似是哀求似是绝望的目光代表了什么,明白了那日之后他的不辞而别。

       原来...他所说的“定无所隐瞒”他一直都做到了......

       自己不是那么容易被情绪感染的人,但似乎一碰到和王冬有关的事就难以控制自己呢。

       低笑两声,决定今晚的话爱人想做什么自己都奉陪到底。

       

       “雨浩!”手腕忽然被人拉住,倾城的面孔在眼前放大,依旧是温柔的能让人溺死的笑容,“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天都黑了,看书怎么也不点个灯?伤到眼睛怎么办?别看了,出去吃晚饭吧!”

        双腿因为长时间的跪坐有些僵硬,爱人贴心的将自己的总量分担了一大部分,半扶半搂的走出书房。屋外的天空早已垂满了星星,一闪一闪的霎是美丽。

        两人十指相扣走在湖边,河岸摆满了蜡烛,烛焰被晚风吹的忽明忽灭,远远看去像是星子落入了凡间。

      转头看向爱人,爱人正好也看了过来,相视而笑。

     “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勾起唇角,向爱人询问道。

     “当然不是,这连前菜都算不上。闭上眼睛。”

     “嗯。”应了一声,阖上眼帘,瞬间陷入黑暗,却因为爱人的陪伴而安心无比。

     王冬拉过他的手,忍不住在他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凑在他的耳边低语:“不要睁眼哦。”说完,拉起他的手往前走去。

  

       仿佛过了一世那么长,不过却是让人不想走完的一世,爱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到了,睁眼看看。”

       睁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满是蜡烛山洞之中,正对着一张长方形餐桌,两头各有一把椅子,桌子上摆好了食物和餐具,中间是一个花篮,花篮中有一个制作精巧别致的烛台,白蜡已经点燃,发出暖色的光线。蜡烛虽多却不感灼热,环视一周发现洞壁边摆了一个个的小盒子,里面装的些许是冰块,散发着幽幽凉意,驱散了热气。

       “公子,请入座。”王冬拉开一边的椅子,将左手放在小腹前,右手背在身后,鞠了一躬,请霍雨浩坐下,随后将座位向前移了些,让他用餐坐的更舒服些。待霍雨浩坐好,自己在他的对面坐下,举起酒杯,笑着邀请霍雨浩:“干杯。”

        同样举起酒杯与他的轻碰:“干杯。”浅浅地抿了一口,带着点果味的酒香在口腔四溢,醇厚浓郁。微微眯起双眼,赞道:“好酒。”

        爱人轻笑,眉目染上愉悦,有些骄傲的回应:“那是!这可是我酿了好久的呢!饱含了我对你满满的爱意!”

      “咳咳,不要脸……”霍雨浩咳嗽两声,嗔道。

        王冬丝毫没有自觉地接口:“脸是什么东西?要它能追到媳妇嘛?”轻佻的看向脸上因为杯酒呛到而微微泛红的霍雨浩。

        翻了个白眼,知道和皮厚的人争辩下去输的都是自己,霍雨浩不去看他,低头默默吃菜。

        王冬也不恼,捧着酒杯,借着烛光注视着自己的爱人,只觉得这样的他分外可爱,可爱的想让人.肏.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王冬赶紧摇摇头,夹了两口菜往嘴里塞,想要将自己的不良思想去除。虽然今天的亲亲雨浩看上去好像很好惹的样子,但是自己明明想好了今天让他休息休息的,前段时间做的有点狠,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还是让他好好歇歇吧。

        见王冬没有继续说下去,霍雨浩抬起头奇怪地看了一眼爱人,往常要是自己没有回话,爱人可都是打蛇棍随上非叫人生气不可,今天却一反常态,着实令人担心。

     

        一顿晚饭就在两人的各怀心思里过去了。王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带着霍雨浩向洞穴的深处走去。

        越往深处烛光越发的少,到后来每隔好几米才能看见一根蜡烛。

        好奇地看向爱人,爱人回以微笑,并未多言。

        又走了大概十几米,视野忽然明朗起来。寻着光线向上看去,不见石壁,入目的是一片星海。洞口下面正对着一张水床,星光洒在上面,水光粼粼。

        “怎么样?坐上去试试?很凉快的。”王冬拉着他坐到床上,果然很凉爽。

        忽然侧身吻上王冬的唇,将他准备介绍水床怎么怎么好的话全都送了回去。看着爱人瞪大双眼呆呆愣愣的样子,霍雨浩忽然明白为什么爱人喜欢突然袭击了,因为看见心上人因自己而发愣的样子真的很有成就感啊……

        舔舔他的唇瓣,不满足现在浅尝辄止的形态,一把拽过爱人的衣襟,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勺,闭上眼睛,将舌头送入他口中搅动,加深了这个吻。

        王冬依旧是呆呆的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淡淡的薄荷味就溢满了口腔。

       

 将爱人压倒在在床上,一吻结束,银丝在空气中断开。

     “喂!王冬!你怎么这个样子?难不成是不行?那这次干脆我在上面算了!”把爱人平时的样子学了个十成十,挑衅地看着他。


http://htmlify.wps.cn/doc/index.html?ts=2147483647&ksyun=xJqiB1xo%2Findex.html

评论(1)
热度(19)

© 甘毕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