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斯诺

花王子,或者说是零,一开始其实是很讨厌贝斯诺的,到不是因为贝斯诺和他长得很像(简直一摸一样的那种)而是因为贝斯诺假扮他,帮助树精灵来破坏和谐安宁的艾瑞斯大陆,还伤害了他的子民——花精灵们。

不过随着相处时间的推移,零渐渐发现贝斯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坏。而树精灵利用他来打入花精灵内部,以实现他们统治整个艾瑞斯大陆的野心,不过是因为贝斯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罢了。从一朵渴望被人关心爱护的小花成长为人形,想必其中也受了不少苦头。

贝斯诺还是有良知的,好歹他没有听从树精灵的指挥消灭所有花精灵,而是把她们冰封了起来。零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对贝斯诺的厌恶感早已消去了大半。

救出花精灵后,果不其然和树精灵之间又进行了一场恶战,那时喏喏受了重伤,零还是人类状态,于是保护花精灵的重任便落在了贝斯诺的肩上。当赫兰特带着花王子赶到支援贝斯诺时却晚了一步,花王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贝斯诺被黑蝙蝠暗算,变成一朵不起眼的蓝色的小花。明明知道自己有方法让他变回人形,可在看到那一幕时花王子的心还是猛的抽痛了一下。之后对喏喏说的“别担心,我有办法救他”也不知是在安慰喏喏,还是在给自己吃定心丸。

战事结束,损失惨重的树精灵退回了老巢。花王子用魔法将贝斯诺变了回去。当刚刚化形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贝斯诺气急败坏地扯了自己的披风蔽体,半怒又似半嗔的瞪了自己一眼,脸颊因为羞愤变得红扑扑的时候,花王子竟觉得他几分可爱。

接下来大家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因着没有了芥蒂,花王子和贝斯诺的关系愈发好了。不过花王子觉得自己对贝斯诺的感情似乎有些奇怪,有时他会看着贝斯诺发起呆来,见到贝斯诺和别的花精灵很亲密的样子也会莫名的烦躁。

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的花·艾瑞斯大陆三好青年·王子找来了他的好基友【划掉】赫兰特寻求帮助。赫·(伪)知心小姐姐【划掉】小哥哥·真·老司机·兰特认认真真地听完了花王子的问题,然后笑的一脸暧昧,反问花王子是不是看上了那家的姑娘。花王子:【图片】【零脸冷漠.dpj】

确定自己的心思后,花王子一直想找个时间对贝斯诺坦白,但计划总归赶不上变化——树精灵在那次失败后并没有死心,竟绑架了零来威胁喏喏交出花王子。虽然从本质上来讲“花王子”和“零”是同一个人,只不过身份不同而已,不过此时的两人的确是两个个体。

为了彻底打消树精灵首领的野心,赫兰特想到了一个法子,贝斯诺是核心人物,不过,如果贝斯诺参与进来的话必定要面临极大的危险。

花王子一开始自然是极力反对,可抵不过贝斯诺义无反顾的要参加进来。

临行前,花王子叫住了贝斯诺,两人对视良久,花王子却不知怎么开口。到了要走的时候了,贝斯诺转身离去,忽然花王子拉住贝斯诺的手腕,盯着他湛蓝的眸子沉吟片刻,一字一顿地开口,像是在下什么诺言一样:“我会去救你。”简单的五个字,抵得过千言万语。

两人都笑了,各怀心思。

花王子跟着喏喏一齐进入了树精灵的聚集地,与黑蝙蝠展开了一场恶战。危急关头,赫兰特带着救出的零赶来,拉着喏喏转身离去。看着花王子只身奋战,零不顾破坏计划的可能要带着花王子离开,但被赫兰特一把拉走,离开了树精灵的巢穴。裂缝合上的瞬间花王子看着零笑了,三分快乐,三分留恋,三分祝福,还有一分决绝。

来不及深想,零很快投入到和树精灵的战斗中去。

最终花精灵打败了树精灵,邪恶的树精灵首领被关进了精灵监狱,剩下的树精灵已不成气候。

当花王子和喏喏回到那个空间里寻找花王子,啊不,是假扮成花王子的贝斯诺时,原来绑着贝斯诺的大树上早已空空如也。

后来,花王子找到赫兰特,问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结果,赫兰特如实回答。得到肯定答案的花王子跌坐在藤椅上,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攥住。好看的眉头皱起,半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喃喃道:“当初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赫兰特看着眼前有些失态的花王子殿下,反问了他一个看似和回答毫不相关的问题:“花王子殿下,您,喜欢贝斯诺吧……”花王子垂眸不语。赫兰特却像知道答案似的露出了然的笑容。“您不需要回答,可是……”赫兰特话锋一转,“就算我告诉您占卜的结果又如何?您会拦住他不让他去吗?或者,他会听从您的意见?贝斯诺早就知道了结果,但他仍然选择了前去,可见他是想为保护大家出一份力的,而不是作为一个被人保护的形象。”语毕,赫兰特摇摇头离开,留下花王子单独一人,让他好好理理思路。

地球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停止转动。贝斯诺消失的前一段时间大家虽然都有些失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一点点的失落也渐渐变成了释然,花精灵们恢复开朗活泼的样子,只有花王子经常会站在花海里沉思。花精灵们知道她们的王子殿下为什么而伤神,可是她们不知道从何安慰。

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零和喏喏习惯了平平常常上课的日子,只是零常会不自觉地回头看向自己空空的后座。

临近期末考试,喏喏找来“学霸”零为她补习,有了零的帮助,喏喏取得了一个好成绩。暑假中期,因为孤儿院搬迁的缘故零要离开花街镇。喏喏很舍不得让零离开,于是她央求爸爸收养零。大人考虑的事情远比孩子多得多,权衡之下,爸爸没有同意喏喏的请求。喏喏为此闷闷不乐了很久。

新学期开始了,零也离开了小镇。开学第一天喏喏的兴致不高。她蔫蔫地坐在椅子上,听着老师介绍新同学。当听到“贝斯诺”三个字的时候她猛的抬起头,就看见贝斯诺戴着一副眼镜,脸上是清清浅浅的笑容,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在做自我介绍。笑容虽然不夸张,但像冬日的暖阳一样直照心底,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放学后,喏喏拉住贝斯诺问道:“你以前认识我吗?”

正在收拾书包的贝斯诺愣了愣,不确定的回答:“应该不认识吧,听父母说我前不久生了一场大病,醒来之后忘了不少事情,不过我和父母才搬了过来这边,所以以前我们应该没有见过。”

喏喏听了他的话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花王子殿下。她邀请贝斯诺去她的家里吃饭,贝斯诺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父母亲。

贝斯诺跟着喏喏到了她的家里,之间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和自己长得极像的少年,他的身上还有些灰尘,身边有个拉杆箱,像是刚刚进行过旅行的样子。

贝斯诺看着零出了神,眼前闪过几幅从未见过的画面,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有种想要扑入他怀中说些什么的冲动。不过良好的家教使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在一旁站着,听着喏喏和他对话。

零感觉到他的视线,看向他这边,本想要说话,问问他消失的这些日子都出了什么事,但想到喏喏告诉他的贝斯诺的情况,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开口。

贝斯诺最先回过神来,温文尔雅地笑了,像个老友似的打起招呼:“hi~我是喏喏的新同学,贝斯诺。请多关照。”

零也反应过来,平时鲜少有表情的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你好,我是零,从今天开始就是喏喏的哥哥了。”

晚饭过后,天空褪下玫红染上蓝黑色,群星闪烁。零揽下了送贝斯诺回家的任务。

中途,贝斯诺忽然拉住零的手。零疑惑的看向他。支吾了很久,像是忽然下定了决心,看向零的眼睛,认真的说道:“零,我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说这样的话很奇怪,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不,不是对朋友的那种喜欢!而且,我们现在可能还算不上朋友吧……”看着零一直冷冷的脸,贝斯诺渐渐失了勇气,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听不见了。他惊讶于自己的失礼,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周围的空气静默了,他忽然生出几分想要逃离的冲动,脚下却像在地上生了根,定定的移动不了半分。

暖色的灯光为贝斯诺镀上一层光晕,零可以清晰地看见贝斯诺露出的皮肤上那种仿佛涂了胭脂般诱惑的颜色。

“贝斯诺……"零轻声唤道。

贝斯诺闻声抬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唇上边传来了柔软的触感,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颜。

从贝斯诺身上传来的阵阵花香让零的心里泛起涟漪,挑逗地舔了舔贝斯诺的上唇,感觉到贝斯诺像个受惊的小鹿一样往后退了一步。零反握住贝斯诺拉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托住贝斯诺的后颈,舌尖挑开贝齿,加深了这个吻。

灯光洒在地上,映射出两人纠缠的影子。晚风习习,邀起散落在地面的花瓣共舞,蟋蟀唱着不知名的圆舞曲为之伴奏,空气沉浸在花香之中。

评论(6)
热度(7)

© 甘毕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