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毕之

真相是假

  

 

砰——

 

 

一声枪响。

 

 

FBI的金牌探员Peter Burke结束了他的探员生活。

FBI的金牌顾问Neal Caffrey结束了他的顾问生活。

然后Neal 和Peter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准确的来说,是Neal 和 Peter过上了各自的幸福生活。

 

警界的人几乎都知道了Neal的死讯,就在法医发出了死亡证明的瞬间,许多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他们厌恶了许多年的Neal Caffrey终于永远的合上了他的双眼。

这些伪善的人状似悲伤地在黑色的棺椁旁放满了白色的鲜花,那些花朵在清晨的冷风中摇曳着,象征着纯洁与对死者思念的白色花瓣上缀满了随风而来的细碎雨珠,这使得它们看上去可怜极了。欲坠又未坠的泪珠,是否因为感受到了捧着它身躯的人的快乐,才会出现这种可笑的局面。

 

Peter Burke不属于“这些”的范畴。

除了在医院里的那场只被监控录像目睹了全程的哭泣外,没有一个人再见过他为Neal流泪,包括Elizabeth以及Mozzie。

 

Neal的葬礼是Peter和Mozzie一起办理的。

葬礼被分成了两个场地,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一个为了警界,一个为了“狐朋狗友”。

 

Peter的笑容显得无比的真诚,那是不同于Mozzie的假笑的。

  

“He is free. I’m so glad.”

每当有人欲拍着Peter的肩膀请他节哀时,Peter总会这样说。

像是验证自己所说的并非伤心过度的胡话,这时Peter的嘴角会更加上扬,露出极为灿烂的笑容。他看向黑白照片的眼神似乎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这样露骨的感情是从来不会在Neal生前时表现出来的。

或许自己的举动会更让宾客觉得他深受打击,但Peter并不介意,在他看来这从来就不是Neal Caffrey这个小混蛋的葬礼,它的实际目的是为了庆祝那个雅贼的重获新生。至于那露骨的感情,就当它是Peter送给他的满刑礼物吧。

 

忙里偷闲的时候,Peter和Mozzie到空地进行了几句简单的对话,一反常态的,这次Peter掌握了对话的主导权。

“说实话,我常常有种Neal并没有死的感觉。

“就在刚刚我还幻想着他来到了现场,刻意压低帽檐走到棺材的旁边,然后在这个时候显现出他恶劣调皮的本性——用手重重地敲打棺盖引起在场人士的注意,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后,在万众瞩目下取下帽子,挂上他的招牌笑容,带着些嘲讽意味的向那些更多是为了看热闹的人问好。

“而当真正关心着他的人气得恨不得让他再死一次的时候,他会毫不在意的让笑意直达眼底,不带半分恶意的说‘你们难道都没发现我死去的那天是愚人节吗?’

“然后我们就会发觉,Neal Caffrey的是只是Neal Caffery的一场骗局,有史以来最为精彩的一场骗局。”

“我何尝不希望如此呢?”Mozzie被Peter盯得发寒,不着痕迹的将藏在褐色墨镜后面的眼球转了转,避开和探员先生的对视,“不过,那天并非愚人节。”

“我得回去了,在一群猫咪的中间使我感到很不自在。”

Mozzie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他不想追究自己异常的举动会不会引起Peter的怀疑。

Neal已经死了,这不是骗局。

Mozzie在心底催眠自己。

  

Peter离开了FBI,做起了自己儿时梦想着做的事情。

Peter的数学很好,他最开始在大学想进入的是信息技术专业。

但仅仅只是“想”而已,在他刚考上大学的时候没人预想到IT这个行业会有如此好的前景。

后来Peter在商、警两者中选择了从警,成为了一名FBI的探员,后来的事也就不用赘述了。

很少有人知道其实Peter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在没有工作和Neal打扰的时候他仍是喜欢琢磨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

现在,Peter终于有时间来完成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了,他很庆幸自己拥有足够多的存款,当让,这指的是正规存款。

当他发现Neal留下的那些东西后,出于私心他没有告诉联邦调查局的人,他也从未想过要将它们出手。

他将这些曾让人抢得头破血流的稀世珍宝留在了原处,或许某天会有一个幸运的人能够发现这个不起眼的集装箱里的惊人秘密,又或许它们就这样归于尘埃。

 

这是他离开FBI的原因之一。

离开的原因之二是他偶然收到的一封邮件。

 

Peter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人,可他知道他的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遇到Neal的事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排上过用场。所以他并不为自己会因为一封邮件就这么退出了自己一直为其奋斗拼搏的行业而感到奇怪。

 

Peter将他的所有重心都放在了AI的制作上面,他不是为了找到一个Neal的替代品,他只是想知道一个他期待了许久,却从未从他们双方口中听到的答案。

所以他自愿加入了这个奇怪的游戏,或许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吧,可他不在乎,只是为了一个虚假的希望,葬送一切亦无妨。

 

一切到了尾声的时候。

Peter眼前的液晶屏幕闪着幽幽的蓝光,微弱的光芒不足以驱散厚重的黑暗,但

依旧能成为溺水者的救命稻草。

  

「ACTION」

 

“I’m glad to see you again,Peter.”

 

Peter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消散,恍惚中他似乎听到了他的线人如同红酒般令人沉醉的声音。

往事一幕幕在他的眼前倒带,那些他以为早已遗忘的,在此刻显得如此清晰,却又极快地归于黑暗。

五彩的画面一张张的褪去其原有的色彩,画面中的留白在泼墨的背景中形成了一个名字。

 

“NEAL......CAFFREY.”

“Kate?”

 

对面英俊的青年皱眉吐出一个单词。

Peter本以为自己会有种如坠冰窖的感受,可实际上他并没有太深的感触,青年的话就像是在一只夏天到处乱飞吸食人血的蚊子,被它亲吻一下不会使被吻自者感到异样,只是Peter在想,那只蚊子可能一不小心吻在他的心房,力度大了些吧。

 

后悔吗?

不,我从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我早该知道机器只会是机器,不该奢求他会拥有人类的情感的。

 

在最后一刻他闭上双眼,所也就没有看见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和他嘴唇的翕动。

 

“Peter Burke.”

  

“What happened,Peter?”

“Oh...nothing. Just a dream.”

“An awful dream?You don’t look so well.”

“But I think I’m better now.”

  

  

THE END

 ——————————————————————

作者的废话:

np\pn无差,个人偏向p受。

本来准备作为清明节的贺文来着,后来手速慢了就过了零点,于是就当作自己的生贺吧

全文来自看完fin后的怨念和莫名而来的遗憾,心里堵得慌,后半段来自看到的一个梗“你和你的爱人同时失忆,你们第一个想起的会是自己真正爱的人,如果你想起对方而对方没有想起你,那么你将会走向死亡,反之亦然”。

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表达什么的也很有问题,总之全文乱的很,感谢所有能看完的各位。

 


评论(7)
热度(19)

© 甘毕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