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毕之

西夏.折翼(上)

  

最近的夏亚十分苦恼,因为总有一个天使阴魂不散的缠着他。

 

我们的夏亚当然很讨人喜欢,不过由于天使戒条的存在,在天使神域里是绝对不会出现人间那种人山人海只为欣赏一人的场面,所以夏小亚的生活一直都是很平静的。虽然走在街上会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天使和他打招呼有些应接不暇,但至少不会有人从早到晚呆在他的家里当米虫的好吗?!

 

夏亚打开自家房门,果不其然,就看见一个黑影躺在沙发上吃着他的食物装大爷。

 

黑影动动耳朵,猜到他回来了,头也不回地吩咐道:“我饿了,赶紧做饭去!”

 

夏亚的青筋蹦了蹦,强忍住想把手中的蔬菜砸在那人脸上的冲动,转身进了厨房。

 

冲了脸冷静情绪,把菜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准备清洗。忽然被人从身后环住,后腰处传来拉扯的感觉。

 

“又忘记穿围裙了,衣服弄脏了多麻烦。”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朵上,夏亚瞬间红了脸,慌乱的推开环住自己的那人。

 

“西蒙!你下次要是再这个样子就别住在我的家里了!”夏亚向那人吼道。

 

被称作西蒙的男人立在一边垂眸,漫不经心的回答正中夏亚的心思:“说这种话干什么,你本来不就准备让我吃完这餐离开么。”

 

“我......”夏亚张了张嘴想辩解,却噤了声,脸上的红晕更深一层,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思被看穿的窘迫。待脸上的热度退去,夏亚沉吟着开口:“你应该知道的,我为什么没有把你住在我家的这件事说出去,《天使戒条》上有明文规定......”

 

“别给我提什么戒条不戒条,那种东西早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西蒙的眼中闪过一丝血色,话音刚落的下一秒就被夏亚捂住了嘴巴。

 

夏亚伏在西蒙身上和他对视,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担忧与后怕:“你在说什么蠢话?!这话要是被人听见了告到戒律天使那里你就别想活了!你最好祈祷一下没人会经过这里。”

 

“你怕死?还是怕我死?”西蒙挑挑眉毛好笑的问道。

 

“怕我死!谁会管你这种人啊!”,夏亚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还是忍不住苦口婆心的教育着某个像孩子似的人,“你是不是疯了?专门喜欢挑危险的来做!越是明令禁止的你做的还越开心!你是没背过戒条还是活的不耐烦了?上一个戒律天使的事情你是没听说过?”

 

“哦?我还真没听说过,你倒来给我说说看看。”我后来的下场被那群老不死的传成了什么样子。

 

后面的半句话西蒙咽了下去,顺势搂住他的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夏亚。

 

“你先把手放开。”掌心一片湿润,夏亚赶紧放下自己捂住西蒙嘴巴的手,不自在的扭动腰肢,他竟然都没有发现自己一开始的动作是多么暧昧。

 

“不要,是你先上手的。现在放开吃亏的岂不是我?”西蒙反问道。将夏亚搂得更紧。

 

西蒙和夏亚身高相仿,此时的这个姿势使得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在讲话。呼吸喷出的热气交织在一起,身体仿佛也被感染了似的,相触的地方烫的过分。

 

夏亚低下头想遮掩住自己泛红的脸颊,但是耳尖上的红色出卖了他。

 

看着如玉肌肤上的红晕,西蒙像是忽然受到了什么蛊惑,侧头舔了舔夏亚的耳朵。继而捧起他的头,在夏亚不可置信的眼神下吻上他的唇瓣。

 

触电的感觉从嘴唇上传来,夏亚寒毛乍起,一个法术甩过去将西蒙直接打出了厨房。“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西蒙!刚刚才说的话你又忘记了?!《天使戒条》对你来说就如同一个摆设吗!”夏亚靠在门上喘息着,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

 

西蒙站在门外,右手覆上嘴唇,似乎那人的美好还残留其上。

 

夏亚的声音传入耳膜,西蒙本想反驳,说出口的却是抱歉。

 

好不容易才把夏亚脱离暴风圈,不能让他因为自己的私心再卷进去了。

 

“我做饭,你先在外面坐着吧。”夏亚不置可否地回了西蒙的道歉,心底对刚才的事情还有些窃喜。一部分是因为他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把上届戒律天使的事情揭过去,还有一部分的原因夏亚不是很清楚。对于西蒙的这一吻他并不排斥,反而觉得后来自己将他赶出厨房的做法有些过分,但是想了想戒条的事夏亚又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有错。

 

置于上届戒律天使的事情夏亚莫名不愿意提及,每次一想到戒律天使为了爱情而被毁去双翼坠落凡世的时候夏亚都会感觉到心脏的抽疼。他对上届戒律天使并没有印象,更别说会有交集,所以夏亚感到很不正常。

 

当时戒律被处决的时候所有的天使都有去刑场观看,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许多天使对那件事一直记忆尤深,可是夏亚关于刑场处决的记忆却如同有薄雾笼罩,知道个大概,细节不可知晓。


评论(8)
热度(3)

© 甘毕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