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毕之

相信我,都是小甜饼,真的,童叟无欺!

 


President  n.负责人;主席;总统  

Neal一直以为Peter的酒量很好,虽然他的负责人只喜欢喝低浓度的啤酒,但一个喜欢洋基的人没理由不能喝酒不是吗?

所以Neal一时心血来潮(其实应该说是计谋了很久),从中餐厅老板那里白来了一瓶二锅头。

在愚人节这一天,他亲自下厨,邀请Peter来到家里做客。

Neal将小二倒了满杯递给中了彩吃到盐块的Peter,顶着他像是X射线般的眼神解释自己的给他倒水的杯子好像是忘了洗的酒杯。Peter被咸味折磨得受不了,没有深究Neal话中的漏洞,一口气灌完了所有的酒。

火辣辣的灼烧感一直从咽喉烫到腹腔,Peter明白过来自己着了Neal的道。

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瞪着Neal的眼神仿佛是要将他打一顿,然而Peter汹汹的气势仅维持了三秒不到,他便光荣的倒在了地板上。

 

后来的故事怎么样了?

你们自己想象吧。

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根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以“A”字母开头的女性探员报道,不知道何种原因她的上司Peter·死都不会迟到·为了全勤奖而奋斗·我不想和Neal扯上任何私事上关系·Burke竟然于xx年4月2日早上请了假,请假条还是由Neal写的。

 

下面是小白领群聊里今天的讨论话题:

#Boss竟然没来上班真是可怕#

#我们的雅贼先生被谁咬了#

#震惊!他的牙印竟是来自......#【此回复已被管理员删除】

#Boss他竟然在下午捂着腰来上班了!#【此回复已被管理员删除x2】

 

Fin

 

  


Ecosystem  n.生态系统

Peter最开始时并不希望Neal加入White Collar,他认为Neal的到来会使他的小组的整个生态系统都受到威胁。

当初在监狱门口的那句“如果你不能成功帮我破了荷兰人的案子,我会亲自将你送回监狱”也并非玩笑。

可是后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也会为了那个雅贼稍稍地改变自己的原则,去闯入一直被自己嗤之以鼻的灰色地带;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渐渐地将他划入了自己的圈子,把他引为知己。

虽然总是不愿意回答“Do you trust me”的问题,但他终归在心底给Neal打上了自己人的标签。

再后来啊,那个渴望自由的人终于获得了他想要的东西,明明是该笑着送上自己的祝福的,可为什么当第一声音节滑出口腔后,就蓦地红了眼眶,剩下的便化为了呜咽。

故事总该有一个好结局的。

翱翔的鸟儿飞累了会归巢,当浪子不想再流浪时,也就该回到他最想要回到的地方了。

一张贺卡

一顶礼帽

一瓶啤酒

一个高脚杯

一对老友

一张唱片

一夜畅谈

......

 

后来,一切都好。

 

Fin

 

  

 

In dustry  n.工业 ;行业

Neal问Peter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自己的未来,你会加入什么行业。

Peter说他依旧会加入FBI。

问起原因时,Peter回答正是因为FBI的工作使他认识了Elizabeth,他不想错过。

Neal心有不甘,询问他会不会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自己。

Peter没有回话,他只是盯着手中盛着琥珀色液体的杯子出神,暖色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使他面部变得柔和,也让Neal在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藏在他深褐色瞳孔中的温柔。

Peter似乎是在回忆和自己妻子之间的甜蜜往事。

意识到这一点的Neal下意识别过了眼睛。

伴随着大门被人强行突破发出的巨响和警笛的呜鸣,他们的卧底任务结束了。

探员们蜂拥而入,Peter掏出自己的配枪加入了搜查的行列,临走前也不忘提醒Neal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Neal愣愣地逆着人群来到开阔地带,阳光刺得他的眼睛生疼,从视神经传来的酸胀感使他感到不适,但那不适的原因中或许掺杂了些遗憾。

在最后关头Peter好像回答了他的问题,只是那如同叹息般大小的声音极易地淹没在了别处。 

  

事后,在Mozzie的帮助下Neal成功潜入了FBI的录音库,Mozzie看着因为一句“I do.”而笑成了傻子的Neal,愈发觉得自己应该敬猫咪(suit)而远之。

  

Fin

 

     


评论(1)
热度(18)

© 甘毕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