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前传


在小镇的人都知道王冬和霍雨浩是同学。


他们一个住在小镇的西边,一个住在小镇的东边。 
一个是三好学生,别人眼中的好孩子;一个却调皮的很,常常惹得大人头疼。 
孩子都要上学,小镇的学校也不少,所以按理论来说这样的两个人应该毫无交集,可是啊,命运就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时不时丢一个炸弹把人们炸了外酥里嫩,这两个极端偏偏闯入了对方的世界。



开学的第一天霍雨浩早早的来到了自己的教室,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这天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树荫婆娑,伴着几声鸟鸣,使人心情愉悦。

 

霍雨浩望着景色,不禁对以后的学习生活充满了期待。

“让让,我要做在这里。”一个男声传来,仿佛玉珠落地般清脆的声音。这一叫正好拉回了霍雨浩的神。

“旁边不是还有别的位子吗?”

霍雨浩抬头,入目的是一个帅气的少年,虽然看上去有点邋遢的样子,骨子里的张扬倒是掩盖不住,不过就是语气不太好。
“我看上了这个位置,所以想做在这里。”应该是请求的句子,从他口中说起来却有着“将位子给他”是理所当然的感觉。

本来这个位子霍雨浩让给他也是无可厚非,可是他说话的语气使人心里实在不舒服,霍雨浩有些生气,心道:这不是语气不太好,而是语气非常不好!便也就僵着不让这个位子。

少年也是气愤于霍雨浩的样子,不过没有太过动怒,问道:“你叫什么。”

“在问别人名字之前难道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霍雨浩轻飘飘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少年挑眉,继而勾起一抹笑容:“王冬。现在可以说了。”

霍雨浩看着他的笑容愣了一愣,很快又回过神来回答:“…霍雨浩。”

 

可能是因为刚刚看王冬时的出神,霍雨浩的脸有些发烫。

“长成这样犯规啊。”霍雨浩嗫嚅。

“霍雨浩…”王冬把这个名字咀嚼了几遍:“好,我记住你了。”



这是第一次的见面,总之两人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王冬是一个转校生,之后他落座于霍雨浩的旁边,两人成了同桌。

 

奇怪的是两人间一直相安无事。

为什么?

因为当大家都在上课的时候王冬都在打瞌睡,一下课王冬便和一群“朋友”出去玩了,哪里会去找霍雨浩。许是知道王冬不会听课,看在他没有打扰课堂和成绩勉强及格的份上,老师没有管王冬,完全是任其自由。王冬不去骚扰霍雨浩,霍雨浩还乐的清闲,自然不会自己去找麻烦。

霍雨浩一直觉得王冬上课的时候都是在装睡着,不然怎么会一打下课铃就立马奔出了教室。一开始学业还不算重,班级里的同学闲着无聊,记录了王冬一个星期每次课后冲出教室的时间,然后惊讶的发现王冬踏出教室的时间都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停电没打下课铃的时候亦是如此。

 

日哦,王冬你到底是不是闹钟成了精,快快从实招来!

不过也是托了“闹钟精”的福,当别的班的老师因为拖课被抓到而被频频扣工资的时候,他们班的老师总能幸运的逃脱。

对于王冬究竟是爱是恨,老师们表示很纠结。

王冬和霍雨浩就这样一直处于不尴不尬的情况,一次偶然事件使他们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



那次王冬和平常一样回家,路过一条巷子时听到了打斗的声音。王冬顿时来了兴趣,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王冬进了巷子里当起了围观群众。

 

打群架什么的可好玩了233333。

 

王冬如是想到。

 

巷子里打的热火朝天,根本没人在意到王冬的到来。这不看还好,一看王冬道给惊着了,那个满脸血污的人不正是班长——霍雨浩吗!王冬一边好奇霍雨浩是怎么招惹这些人的,一边看得更带劲了,先前霍雨浩不让位子的事他可还记着呢!

可是当其中一人的拿起铁棒要打到霍雨浩的时候,王冬忍不住冲上前去帮霍雨浩化解了危机,不过一不小心受了一击,随即闷哼出声。霍雨浩此时的眼睛都被血糊住了,看不清楚,不过感觉到有人帮了他。

霍雨浩随手用袖子擦了一把脸,看清了来人。正要开口,只听王冬说了一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霍雨浩也反应过来,专心对付那些人。

有了王冬的加入霍雨浩轻松了许多,但还是寡不敌众,体力渐渐不支。眼看有人拿着棍子就要打到身上,千钧一发之际警笛呜鸣,一群人以为警\(*ˊᗜˋ*)/察要来,纷纷逃走了。

霍雨浩正好奇这是怎么回事,余光扫到王冬,见王冬晃了晃手机顿时明白了原因。

王冬扶住霍雨浩往巷内走去,见霍雨浩疑惑的目光,道:“从这可以去我家,你这个样子总不能从大马路上走回家吧。”霍雨浩不好意思的挠挠脸。

“谢谢…”

“嗯?你说什么?”王冬没有听清楚。

霍雨浩以为王冬是故意装听不见,翻了一个白眼没打理他。

王冬是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同时也冤枉的很,他怎么救了人还得了一个卫生求眼?

#班长发疯肿么办,在线求#

快走到家门口时王冬发现手臂突然一沉,霍雨浩竟是晕了过去,王冬心下一沉,将书包拿在手里,背起霍雨浩快步向家走去。

只是没想到霍雨浩看上去瘦瘦的,背起来却不算轻。回到家中王冬都快累脱了力。强撑着用生理盐水为霍雨浩洗净血污,费了王冬好大一番劲。

看着空空如也的盐水瓶,王冬叹息了一声。

霍雨浩只有一个大伤口,在额角上,不是很深,血流的不算多,刚刚的“满脸血污”估计是因为霍雨浩胡乱用袖子擦血迹的后果。不过身上的淤伤确是不少。王冬回房间拿了些药和绷带,给霍雨浩的伤口裹上,再用跌打酒揉开了血块。不知是不是王冬下手重了点,在揉开血块的时候霍雨浩的眉毛皱成了一团。

王冬心想:我伺候你,你还不高兴!我自己还没上药呢!

心下不爽,故意找了个淤青的地方狠.狠地揉了下去。果不其然霍雨浩又是死死的皱起眉毛。

王冬一边嫌弃霍雨浩没用,一下就晕了,还怕疼,一边下手也轻了许多。


霍雨浩一醒来看到的画面就是王冬正在脱他的裤子,不,是已经脱下到脚踝了,而且上面还光着。当下给了王冬一个脚底板。

王冬毫无防备,被霍雨浩正好踢到胸口,再加上刚刚还被那些人用棍子打过,趴在地上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咳嗽了好一阵才停下。

“卧槽,有这样对救命恩人的吗?!你这是恩将仇报啊摔!”

霍雨浩回过来神,也知道了王冬脱他衣服原因,自知理亏,低着头没有回话。

 

 

 

时间像溪水般悄悄流淌,很快两人便升入了初二,人生嘛,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偶尔也会来个小颠簸,当然,颠簸之后方向是否改变我们不得而知。 

霍雨浩的母亲得了重病,似乎很早以前就有了,不过霍母一直没有告诉雨浩,要不是某天放学回家霍雨浩正好见到病发的霍母,这件事他估计要等到许多年之后才会知道。

霍雨浩的家不算富有,甚至可以说是贫穷,因此霍母得病以来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霍雨浩知道了这件事断然不愿霍母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学习的更加努力起来,每天在完成学业之余还会抽出时间去打工。这样一来他和王冬在一起的时间便少了许多。



“放学了一起去集市上玩呗!”

“对不起,今天没空。”



“听说镇西要开马戏了,正好离你家近,下周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不好意思,下周我有事要做。”



类似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回来上几次,每次都是王冬兴致勃勃地邀请霍雨浩一起,可霍雨浩却每每拒绝。渐渐王冬发现了端倪,他开始思考是不是霍雨浩的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到了星期五,周六又正好是霍雨浩的生日,王冬便想乘着约霍雨浩出来为他过生日的机会好好问问他近来是怎样一回事。

从早上一直盼到晚上,终于到了放学的时间,这天出奇地出现了夕阳,半边天空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看起来有些诡异。

“霍雨浩霍雨浩,明天……”王冬一下课就按住霍雨浩的肩膀不给他溜走的机会,没想到话还没说完便被霍雨浩打断了。

“够了!你烦不烦,都说了我有事了!你能不能不要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整天无所事事!”或许是最近因为霍母的事情压力太重,又或许是因为受那奇怪的夕阳的影响,一向好脾气的霍雨浩对王冬发起了火,丢下几句话后背起书包冲出了教室,也不听王冬把话说完。

“你生日啊……”王冬呆滞的看着霍雨浩奔出教室,喃喃地讲出了没说完的话。

烦躁的挠挠头,扯起书包向家走去。

回家的小路上,王冬百般无聊的踢着石子,心里想着事情。

「哼,霍雨浩那个小子竟然敢拒绝我这么多次!这次还直接向本大爷发火了!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想着想着,忽然一发力,将石块踢到了墙上。踢过这一脚后,王冬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哼哼几声,向家奔去。

「要是霍雨浩在周末结束之前来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他。不过在他道歉的时候,我应该怎么逗弄他来报这几次的被拒之仇呢…」

在王冬做着千秋美梦的时候,现实很不给面子的“啪”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王冬一个大耳刮子——霍雨浩没有来向他道歉,反而天天以着个冷脸对着王冬。

王冬的小倔脾气被激了出来,本着“你不待见我爷还不乐意伺候”的心态,王冬和霍雨浩开始了冷战。

王冬本来只是僵着关系玩玩,没想到这一冷还真就成了万年寒冰,冻的化不开了。

 

升入了初三,学业渐渐忙碌起来,每个人都在为中考卯足了劲学习,这样一来两人的交集便更少了。在偶尔的闲暇时间霍雨浩想起自己那些对王冬说话的态度也有些后悔,也不知道是不是王冬在刻意的躲着他,每当他见到王冬的影子还没来得及上前时,那人就已经搂着别人的肩走远了。霍雨浩本身性子也不见得有多好,一来二去的,霍雨浩便不再想着要和王冬解释什么,为了可以用公费上到好的高中,为家中减轻负担,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

 

王冬其实也不过是闹着小别扭,想着霍雨浩都拒绝自己这么多次了,那自己装模作样的无视他几次应该也不为过。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霍雨浩这么没有恒心,自己不过就躲了他几次,他倒好,还真不理他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很快中学生们就迎来了他们人生第一次的转折点——中考。

 

或许中考只能算是人生的一个过渡段,但是它却有可能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能不能上高中,能不能上一个好的大学,所有的基础便在放榜的一刻决定。

 

如同老师所设想的那样,霍雨浩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而王冬只勉勉强强地上了一家普通的中学。

 

没有了作业的干扰,霍雨浩用了一整个暑假的时间打工,他知道高中的课业只会更加繁重,他必须要尽可能赚取更多的钱。而王冬可以说是玩了一个暑假,他也交了一些新的“兄弟”,偶尔在街上游荡时他会看到霍雨浩,想上去打个招呼,却还是咽不下那口气,再有“兄弟们”的哄闹,等王冬回过神的时候霍雨浩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到了高中,多了晚自习,霍雨浩再去打工的时间少了很多,但他的老板人很心善,知道霍雨浩一个人支撑着母亲不容易,就让他放假的时候去他的店里帮忙,工钱按他接待的客人数量来结。霍雨浩私下算了算,老板这样的结工资方式其实比他以前的要来的更多,心中对老板感激,便更加认真的工作。

 

王冬的高中生活和初中没有太多不同,除了——逃课。

 

高中的老师比初中老师更加地放纵学生,对成绩不合格的学生直接就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政策,只要不打扰课堂秩序,上课睡觉、逃课什么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冬和霍雨浩二人在上了高中之后几乎就断了交集,王冬在和他的那些好友乱晃的时候偶尔会碰见个几次,但霍雨浩永远都是背着个书包与王冬擦肩而过。

  

 

 

寒来暑往,三年的高中很快也就读完了,千篇一律的六月份的高考。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王冬没有参加高考,而霍雨浩几乎没有悬念的,成为了小镇的状元。

 

 

一天,王冬在大街小巷中乱窜,忽然一群人的交谈声使他停住了脚步。

 

他们似乎在讨论霍雨浩。

 

王冬在墙角站定,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

 

“哎!你们听说了吗?高考的分数已经出来了!我们县考得最好的是那个叫霍雨浩的。”

“哦!你说他啊,我知道。就是那个还没出生就被亲生父亲抛弃母子的男孩。”

“有传闻说他命硬,他的母亲就是被他给克死的呢。”

“对对对,我有个亲戚家的孩子就和他在一个学校,他和我说那个叫霍雨浩的,天天在学校里总是独来独往的,也没有朋友,脾气怪得很。”

“说道学校我还知道一件事。”

“什么什么?快说。”

“我听说啊,有个女孩子曾经和他表了白,接过第二天就从楼梯摔了下来,可不是被他害的嘛。”

......

本来以为会是什么好的评论,没想到却是对霍雨浩的贬评。再看那些人的年龄样貌,想来应该是嫉妒霍雨浩的成绩考得比他们好。

 

王冬将手骨捏得嘎吱作响,毕竟做过三年同桌,又是自己曾经视作过兄弟的人,终于,他忍不住冲出去,想那些人挥出了拳头。

 

 

 

王冬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出现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霍雨浩见王冬醒了,连忙拿了一个枕头垫在他的腰后,又喂他喝了些水。

 

视线渐渐清晰,微凉的白开水轻轻滑过食道,最后汇入胃囊。

 

轻风卷起窗纱,树梢沙沙作响,露出窗外的阳光明媚,正如少年初识。

 

他向霍雨浩笑了笑,却牵扯到面部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霍雨浩见到他这副模样不禁露出笑容,看向王冬的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星子。

 

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如何开口,笑容褪去后,两人周遭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王冬的气其实早就消了,面子什么的,在霍雨浩的面前也不显得多重要。

 

时间是一剂良药,没错,但是药三分毒,喝得久了,毒性便深入肺腑。

 

这毒,对王冬而言便是友情的变淡。

 

曾经他们二人可以无话不谈,但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新的圈子,而偏偏,他们并不在彼此的圈子当中,他们的圈子也没有任何部分的重叠。

 

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还是王冬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考得怎么样?”

 

话一问出口王冬只气得想打自己的嘴巴,霍雨浩考上了史莱克大学的事在小县城里都传遍了,自己现在问这个问题怎么想都怎么奇怪。

 

“达到了史莱克的分数线。”

 

霍雨浩眨了眨眼睛,在王冬看来他对自己的成绩是很满意的。

 

“考得很好啊......”

 

“人家还不一定会录取我呢。”

 

“嗯,我相信你能够被你希望的大学录取的。”

 

“谢你吉言。”

 

 

 ............

  

 

不同于初见时的剑拔弩张,而是平平淡淡地一人一句将对话进行了下去。

 

只是,他们二人谁也没有提及以前的事情。

 

霍雨浩没有询问王冬为什么会躺在医院。

同样,王冬也没有询问霍雨浩为什么会在自己的病床边。

评论(1)
热度(24)

© 甘毕之 | Powered by LOFTER